者台网 » 科技 » 阶梯倍投是否合理-上海沦陷期间,地下党员如何“蚂蚁搬家”运走两万份机密文件?

阶梯倍投是否合理-上海沦陷期间,地下党员如何“蚂蚁搬家”运走两万份机密文件?

发布时间:2020-01-11 15:50:31 阅读次数:796

阶梯倍投是否合理-上海沦陷期间,地下党员如何“蚂蚁搬家”运走两万份机密文件?

阶梯倍投是否合理,1942年盛夏的一天,酷热难耐。上海新闸路上,一个背着大邮包的邮差,轻轻敲了敲一栋房子的大门。很快,房子内一位身着长衫的中年男人打开门,笑吟吟地把他迎进去。过了不一会,邮差便背着鼓鼓囊囊的大邮包出来了。

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这个邮差成了这家的常客,有时甚至一天还来两趟,并且每次都“满载而归”。要知道,这户人家的主人平时很少出门,既没有工作,也极少有访客。那么,他家里频繁寄出的大邮包里,会是什么呢?

其实,新闸路上那栋房子里住着的这名中年男子,名叫缪谷稔,是一位身份极其隐蔽的中共地下党员。而每天从他家里寄出的东西,则是被称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号机密”。

所谓“一号机密”,正是我党的第一座中央级秘密档案库——中央文库。它囊括了我党从1921年诞生起的,两万多份重要文件。其中,有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党中央的会议记录;有党中央和各地党组织之间的指示和报告;有苏区和红军的军事文件;有毛泽东、周恩来的手稿,还有革命先烈的遗墨、照片等等。这些宝贵的材料一旦有任何闪失,必会对我党造成致命打击!

1927年,中央文库在上海诞生起,就由共产党人接力暗中保护。其中一任保管员陈为人,交通员郑文道,甚至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陈为人

郑文道

1942年初夏,当时的中央文库保管员缪谷稔,因为肺病严重而卧床不起。为了让缪谷稔安心养病,党组织决定,将中央文库从他家中转移出去,安排陈来生同志接管。

那么,我党如此机密的重要文件,缪谷稔怎么敢通过邮差来寄送呢?说到这里,您可能已经想到了,这名邮差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改扮的陈来生。

陈来生晚年

陈来生本姓甄,出生于上海,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为了秘密工作的需要,他改名陈来生。接管中央文库时,陈来生只有23岁,是历任保管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陈来生接手保护中央文库之时,日本侵略者正在汪伪政权的支持下,疯狂实施“清乡运动”。日军大肆进攻,企图一举消灭和驱逐革命力量与抗日武装。

在上海,日伪宪兵、特务、巡警在街头巷尾布设着层层明岗暗哨,对行人进行从头到脚的全身搜查。因此,这个时候,要想转运中央文库更是难上加难。那么,陈来生这个假扮邮差的办法,能行吗?

上海沦陷时期

前面我们说过,中央文库的各类文件档案,多达2万多份,光靠邮包背,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背完的。况且,一名邮差,在缪谷稔家频繁出入,难免会惹人生疑。怎么办呢?陈来生思来想去,决定动员自己的父亲、弟弟、妹妹,全家齐上阵来转运文件。

上海沦陷时期街头的日军

他们扮作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在缪谷稔家附近的马路边,弄堂口徘徊,等陈来生把文件带出来。然后他们利用竹篮、面粉袋等简陋工具暗藏文件,每人每次只带几份,毫不惹眼。然后,他们再与真正的小商贩混在一起,从一条条小路七拐八折,越过敌人的一个又一个明岗暗哨。就这样,经过了一个多月蚂蚁搬家式的转运,陈来生在全家人的帮助下,将中央文库的全部文件,安全转移到陈来生妻弟的家里。

上海街头的日军

虽然中央文库暂时安全了,可放在这里并不是长久之计,陈来生必须想个办法,把这两万多份文件妥善安置。可是,在日军、汪伪、国民党反动派和各种外国势力错综复杂的上海滩,哪里才是中央文库的安身之所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湖北卫视大揭秘”头条号!

上一篇: 第11届山东国际车展将于下个月5日开始,年底一波购车大促准时而来
下一篇: 队长毕竟是队长,中国女排大输2局时,惠若琪准确预言后面大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