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台网 » 教育 » “我真想劈开你的脑子,把知识装进去。”老师指着我孩子的鼻子说

“我真想劈开你的脑子,把知识装进去。”老师指着我孩子的鼻子说

发布时间:2019-10-25 12:52:25 阅读次数:1841

你完成作业了吗?戴利,我今晚不睡觉,是吗?

你为什么这么蠢?这些简单的问题都是错的,我的脑子里充满了游戏,对吗?

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不能有一点野心!

这是我在郝浩一、二年级时经常对他说的话。在当时的我看来,郝浩似乎有他所有的缺点,无法补救。

随着郝浩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反抗。抵制的方式不是言语,而是对网络游戏的严重上瘾。

三年级开始日夜玩耍。为了比赛,我们之间的矛盾升级了,战争还在继续。

上学睡觉,不做作业就回家。

老师让父母指着我面前的郝浩说:“我真的很想把你的脑袋劈开,把知识塞进去。”;

对学习完全失去兴趣,找各种借口不去上学;

拒绝上学,要求退学。

我认为在学校老师的压力下,郝浩应该会好起来。谁知道郝浩对学校的抗拒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就进一步加剧了。学校要求郝浩留级,因为他的学习成绩不好,这直接成为郝浩在家辍学的导火索,我的世界也崩溃了。我对他完全无能为力,陷入了极度的绝望和悔恨之中。

为什么只有郝浩变成这样了?我只是一百万个关心孩子的妈妈之一。我做错了什么?谁能帮助孩子们?

后来,我看了尹建莉先生的一本书,来到了我父母的学校,并且一个接一个地参加了诸如擂鼓夏令营和家庭作业夏令营之类的课程。最后,在家校交流训练营,我完全意识到我完全错了。

因为我以前从未见过孩子:

面对郝浩,我忍不住大叫。大喊大叫后我感到后悔,但我从不道歉,因为我的长辈很有尊严。

我根据我的期望为他设定了一个目标,但不管他能否达到;

如果他做不到,那都是他的问题。他不够努力,不够严肃,不够聪明...

是我把郝浩一步步推入了“习得无助”的深渊。即使是他最亲密的母亲也不能和他站在一起,但是我一直用我自己的要求和控制来让孩子和我越来越远。也让孩子陷入深深的自我否定,永远无法恢复...在强制停赛中,受伤最重的不是我,而是郝浩!

后来,我们的关系改善后,郝浩对我说:

妈妈,你知道当老师在全班面前责备我时我有多难过吗?你知道我有多想死吗?那时,我想把一把刀插入我的心脏。我的心像一个鸡蛋。老师的话就像无数颗子弹击中我的心脏,打得满地都是。

这些话让我非常害怕。当孩子受到批评时,我只关心自己的脸,完全忽略了孩子的感受。

在后悔的同时,我非常高兴当时我没有做最后一根稻草,而且我能够抑制住我想及时出口的伤人的话。

父母很好地管理他们的情绪,表面上是为了他们的孩子,但实际上是他们自己最终实现了他们。

在最困难的时刻,我遇到了一所学校,这个孩子遇到了一位“数学老师”,他愿意帮助他重拾信心。他不仅能帮助孩子解决数学问题,更重要的是,他能给像郝浩这样以前受过伤害的孩子以能量和关怀,这样孩子就能重新获得学习的兴趣和信心。

事实上,每个孩子生来就有好的头脑,只有因为教育方法不当,他才能违背父母的意愿。

听听他的故事可能会启发你。

大家好。我是你的老朋友奥德,骄傲而善良。

有人称我为“高效学习”的大神,有人称我为“北京大学的恶霸”,还有人称我为“砍头青年”,孩子们尖叫着要我,叫我“奥德老师、鼓槌老师、炸头叔叔”。

回想当初,当我还是数学老师的时候,我们班有四个孩子报名了,三个孩子要求退学。曾经,我以为自己根本不是老师,但现在我被孩子们视为偶像,被父母视为救世主。

有些人问,为什么你每件事都做得这么好?做一名数学老师能让父母和孩子都喜欢吗?

一开始,我也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通过在新东方找到一套教学风格,许多孩子爱上了我的班级。

当我来到学校并与各种教育理论密切接触时,我意识到我的优秀来自于我的父母在我的教育中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我的课程之所以优秀,是因为我尊重孩子们的认知规则。

人们一生都在追求两样东西:价值感和归属感。价值来自高度的自尊,即强烈的自我肯定。归属感来自安全以及长期以来获得的信任和支持。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们必须成为能够帮助孩子获得价值观和归属感的人。

正是这种理解使孩子们能够真正看到他们在我班上需要什么。不仅学业成绩有所提高,学习态度也有了质的提高。

那时,我更确信当老师不仅是一种教学责任,也是一种教育责任。

我被北京大学录取了

我以前经历过痛苦和困惑。

我不得不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完全“有天赋”的球员。虽然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别人的孩子”:

我按时回家做作业,在学习中取得了最好的成绩。因为我的学习,我从不担心我的父母。

不需要父母担心,对自己有要求,有计划;

这让我误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选手,所以当高中突然落入班上的中低年级时,我强烈的自尊心让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在高压下学习减肥40磅仍然比玩学习游戏的同桌低20分。

害怕学习,害怕在课堂上看老师的眼睛,害怕被点名;

我怀疑自己,我的同学开的每个玩笑都是对我的嘲弄。

后来,根据我高年级学生的笔记,我反抗了攻击,最终被北京大学录取。我想即使你不说,你也能猜出这段时间的艰辛。

我原以为,考上北京大学,应该是当我剪影的时候,但没想到,心理差距更大了。

没有优势:北京大学聚集了全国各地的精英,有些人才在这里微不足道。

智商迷恋:曾经是学校里最好的学生,现在他仍然没有尽全力提高。

未来是渺茫的:职业就业是狭窄的,你看不到未来。

我仍然记得大一的痛苦。

那时,只要是在期中期末考试之前,我就会跑到无名湖独自哭泣。考试的压力压了我几分钟,我总是害怕考试不及格。

面对无名湖,我甚至想过几次。如果我不跳进无名湖,我可能会松一口气。

但是这时,我总是想到打电话给我妈妈,因为在我的心里,我知道当学校问我的成绩是否能达到标准时,我的父母只关心我现在是否快乐。

当我的自我价值感很低时,父母会给我足够的归属感,这是我面对失望的勇气和动力。当时,作为一个有爱心的人,我不理解这种力量。

直到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一名数学老师,来到了父母的学校,面对各种各样的孩子和父母,回忆起自己,并且越来越意识到简单的教学不能给孩子带来质的变化。只有理解教育和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则,孩子才能真正有助于起飞。

保护儿童的学习动机

一种方法是让辍学的孩子回到学校。

郝浩是我的学生之一。他三年级后开始辍学。他第一次来我班时,已经辍学一年了。

孩子的母亲事先给了我一针:

当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10分的数学考试,根本学不会。

这孩子反应迟钝,不聪明,所以老师不应该抛弃他。

他对数学不再感兴趣,所以他什么也不说、做、写或读。

我以前曾向许多著名的课后咨询机构报告过。即使一开始我能强迫自己去上两节课,我也不能在后面继续。

在她的描述中,我感受到了她深深的无助和无力。

我的朋友向她推荐了我的课程,就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没想到过一段时间后,原本对数学甚至学习极度抵触的郝浩会喜欢看。

事实上,除了我有趣的课程,我还告诉妈妈,上课时她必须做“在家做三件不同的事情”——不要匆忙,不要大喊大叫,不要唠叨,每天要看到孩子的优点之一。

之所以有这样的指控,是因为郝浩这个年龄的孩子有一个特点,他们非常希望被人看到,尤其是父母。

这可能不容易理解。让我们听另一个学生的例子:

有一个叫乐乐的孩子和我一起学习了很长时间。乐乐做事时有闲逛的坏习惯。他自己知道这个习惯不好,非常想改变它。他已经在心中播下了变革的种子。

所以他开始在一些动作上做出改变,比如:他会在做问题之前削好所有的铅笔,这样他就不会在做问题的时候浪费时间削铅笔了;桌子上的一些小玩具和小摆设也被他搬到了书架上。

乐乐在变,但是乐乐的妈妈没有看到。

有一次乐乐在写问题时犯了一个错误,橡皮用完了,开始在橡皮上擦泡沫。刚才被乐乐妈妈看见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骂。

如果你换成成人工作,你不仅会在工作中尽最大努力,还会从事许多其他工作。但是这些领导人没有看到。相反,当你抓住一个小错误并责骂它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感觉?

对乐乐来说,乐乐的妈妈是不分青红皂白虐待的领导者。很长一段时间,乐乐自然没有改变的动机。不管怎样,不管我怎么努力,在你眼里,我是个坏人。那没有你希望的那么好。

因此,只有郝浩的母亲减少催促、叫喊和唠叨,看到郝浩的每一个亮点,肯定郝浩会有质的变化。

学期开始时,郝浩回到了学校。不久前,消息传来,分数从10分以上上升到80分以上。

郝浩的妈妈说:郝浩现在不怕学习了。她对自己的学习要求越来越高。我很少担心她的孩子的家庭作业和学习。她必须把孩子的数学交给奥德,我将负责成为一名优秀的啦啦队员。

事实上,像郝浩这样的孩子不在少数。他们都非常聪明和有动力。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好老师的指导,他们的成就感也没有显现出来,他们才产生了对数学困难的恐惧。

每个好老师都像篮球场上的教练:

当一名球员遇到困难时,教练必须及时给予指导。

当孩子们遇到困难时,老师也需要首先发现并引导他们。

尹建莉老师说:“孩子们原本不需要担心他们的学习。任何因为学习而感到痛苦的孩子都被误导了。只要观念和方法改变,孩子们的学习就会变得轻松愉快。”

教学设计严格遵循认知发展规律

爱上学习很简单。

经过几年的数学教学,我发现教学真的和我通过教师资格证书时学到的一样:能力与严谨相结合。

僵化是不用说的,教师需要优秀的专业能力来保证知识的正确内容,而大多数教师都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很少有老师能根据自己的能力真正做到这一点。在教学过程中,有必要根据孩子们的客观发展规律来指导他们。

皮亚杰在其认知发展理论中得出以下结论:

只看这样一张照片,也许不够形象,例如:

许多一年级的家长会问,当我的孩子知道1/2等于3时,如果他们换成2/1,更不用说1/2 = 2/1,他们就会被骗。

但是,你应该知道1 2=2 1,加法交换定律的知识点安排在课本的四年级部分。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能力。学习需要一步步来。渴望实现不仅不能实现目标,还会损害孩子的学习热情,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其他补习班的老师认为,只要他们能学习,死记硬背,刷很多问题,使用硬方法和软方法,不管哪种方法都是可能的。

然而,我认为,不能保护孩子的学习欲望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而且弊大于利。

当学习足够有趣时,孩子们会喜欢的。当学习足够简单时,孩子们会有成就感。当学习有所突破时,孩子们会感到新鲜。

正是这种课程设计让我成为孩子的偶像和父母的救星。

(双资格班第一课后表扬)

你所有的焦虑

我对此了如指掌。有更好的方法。

回想一下你的孩子,四年级后有以下条件:

学校老师跟不上他说的话,也听不懂。

我不能在家写作业。我不能靠抄袭来写所有的东西,也不能说什么。

在谈论一个话题十次之后,我终于学会了,但是我被另一个条件迷惑了。

脾气,不能说,说炸了,就说重点;

如果你家里有不止一个孩子,你应该注意。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的孩子只会越来越厌倦学习。

如果以正确的方式教育孩子,每个孩子都将是“别人的孩子”,每个父母都将是“通情达理的”。

如果你想挽救你孩子的学习欲望,为你的孩子找到一个好的数学教练,如果你的孩子刚刚上四、五年级,那么我强烈建议孩子参加我在尹建莉父母学校开设的“奥德优秀双资格课程”。

这么多孩子已经骄傲地闪耀着光芒,你还在等什么?

上一篇: 邓紫棋《光年之外》打败周杰伦《告白气球》,2亿点击登华语冠军
下一篇: 高唐:迪贝国际义工基地启动仪式在清平镇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