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台网 » 综合 » 清朝,为何有人倾家荡产就为了做官?做官真的可以发财吗?并不是

清朝,为何有人倾家荡产就为了做官?做官真的可以发财吗?并不是

发布时间:2019-10-23 04:43:46 阅读次数:2141

俗话说,“钱进生意,火进猪头”。金钱甚至可以收买鬼神,尤其是在清朝的官场,金钱是万能的。即使在清朝,也有这样一句谚语:“捐官做,买马骑”。

在清朝,捐赠和购买官员并不违法,而是官方认可的选拔官员的方式。官方认可的捐赠制度始于康熙时期,止于1901年。可以说,在清代,官职实际上是一种商品。清政府公平地买卖官员。当然,其他地方的官员采取了两种方式。

因此,无论是表面上还是私下,这些人越来越大胆。结果,清朝的官员们在假期里最忙,到处打理一切,担心一些重要人物失踪。更有甚者,他卖掉他的家庭财产只是为了赶上官场的公共汽车。

俗话说,“三年做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收买官员”的风助长了“出卖官员”的风。一旦这种不良作风形成,“坏官员驱逐好官员”的现象必然会发生。因此,如果收买官员的行为不受到严厉惩罚,出卖官员的现象将不可避免地盛行,交易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

在普通人眼里,当官员是最容易赚钱的方式,当官员是最好的赚钱方式。因此,清政府有一个捐赠和出售官员的制度。自然,许多人会想买一个官员来做这件事。事实上,这些捐赠和购买政府官员的人大多不想为人民做一些实际的事情或实现他们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伟大抱负,而是想通过成为政府官员来赚更多的钱。

有些人认为,只要你是一名官员,金钱就是一件事。因此,为了成为一名官员,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出售他们的财产,并放下他们的资本,以获得足够的资本和利息。“官员只为钱”这句话来自小说《生活的地狱》(Living Hell),在那些捐助和购买官员的人心中表达得很清楚。

清代,官场官员捐钱发财。

有些人梦想在买完政府官员后坐在家里,口袋里会有数不清的钱,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生活。这些人在成为官员之前只能梦想一个光明的未来,因为当他们自己进入官场时,他们会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中国官场从来都不是一个舒适的地方。站在官场上就像站在战场上。如果你不只是想当一两年的官员,而是想多待一会儿,那么你就必须处理好一切,“只进不出”是没有好处的。从北京官员与地方官员的关系可以看出清代官场的黑暗。

在清朝,每当朝廷有任何变化,即使是极小的变化,京官在皇城总能找到一种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因此,与地方官员相比,京官的消息显然要灵通得多。在权力中心附近,京官不仅拥有关键信息,还拥有任免官员的权力,许多人拥有如此重要的权力。

然而,为了接近权力中心,使他们的官方路线更加顺畅,地方官员希望获得同样重要的信息,也希望得到京官的注意。自然,他们也会给京官一些钱,等等。通过这种方式,地方官员可以用金钱换取晋升的机会,京官也可以通过这种关系筹集资金。

表面上,这是一笔血汗钱,实际上,这是一笔严重的贿赂。只有“贿赂”这个词对那些自称高尚的人来说是有辱人格的。因此,这种贿赂有一个优雅的名字,叫做“礼物交集”。“贿赂”不仅是一种优雅的方式,甚至“礼物”也有一个令人愉快的“优雅的名字”:

夏天寄钱叫“冰崇拜”,冬天寄钱叫“木炭崇拜”,北京寄钱叫“不尊重”,也叫“不尊重”。在宴会上,礼物是“对一年的尊重”和“对节日的尊重”。甚至,在季节性季节送出的水果应该有一个名字。如果西瓜被送出,那就是“西瓜崇拜”。优雅的礼物有“笔、手帕和尊重”的名字。可以说,在大清王朝有无数的头衔,如“笔、手帕和尊敬”。

清代有张纪信,二级进士,曾多次担任大官。结果,离开北京的“不尊重”在他身上花了很多钱。他已经服过四次役,花了五万多两。因此,他在《道县官员访谈》一书中提到了这种情况。

更别说这位张官员了,就连著名的曾国磐也无法回避这种文化。曾国潘已经是一个大官员了。然而,当他任直隶总督时,他在三江两湖五省给京官送去了“不敬”,共计一万四千两银子。他在给他儿子曾纪泽的信中提到了这一点。

从张纪信和曾国盘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礼物文化”的成本非常大。即使钱是从普通人身上提取的,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积累。因此,并不是每个地方官员都有勇气随意进入北京成为一名官员。

历史上,张之洞曾听到山西许多地方官员谈论官员入京:“不愿入京,怕花钱”。话说回来,清政府形成了这样一种礼物氛围。最终,受苦的不是地方官员或下级官员,而是老百姓。

捐赠现象流行的原因与以个人依恋为特征的强烈官本位感和“皇权统治世界”感密切相关。毫不奇怪,权力和资本是联系在一起的,最高权力也可以分享大部分直接利益,从而成为一种赤裸裸的制度安排。

参考:

(中国古代的官方捐赠,人间地狱,道县的仕途记录)

上一篇: “老书记讲习团”,讲讲宣讲老党员的初心故事
下一篇: 厦大教师情侣被共享汽车撞倒身亡!肇事司机的一个高频数据被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