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台网 » 综合 » 我和我的祖国70年|赵玉敏:一人一艇一桨与道不完的体育故事

我和我的祖国70年|赵玉敏:一人一艇一桨与道不完的体育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23 12:39:59 阅读次数:4275

赵玉民,原省划艇队队长,是我省较早的一批划艇运动员,曾获全国运动先进工作者。她成为运动员已经45年了,她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和岁月献给了浙江体育。

我是赵玉民,一名划船运动员。退休后,我先后在长兴浙江航空(滑翔)学校、原浙江省运动训练一旅、二旅(现浙江体育学院)等许多基层训练单位工作。我的地位变了,我的地位也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我对水上运动的热爱。我的一生都与“运动”密切相关。

1956年,我出生在绍兴,一个水乡。我从小就和水密切相关。20世纪50年代,我经常和朋友一起下水。虽然我的动作不标准,但我是自学游泳的。我上初中是因为我优秀的身体素质和高大的身材。我被学校篮球队选中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从校际比赛一直打到了省级比赛。

1974年,省排球队第一个挑选队员。我不够高,不会输掉选举。然后,省划船队的教练来到学校挑选年轻人。我足够高,可以参加水上运动,我被选中是因为我的好身材。那时,成为一名运动员是一种荣誉和待遇。尽管在那之前我对划船一无所知,但我毫不犹豫地尝试了。

后来,怀着一颗平常心,我从绍兴来到杭州,开始了我的运动员之旅。当时的训练条件与现在大不相同,训练时也没有这样的专业赛艇服。他们都穿着田径队的运动服。鞋子是篮球鞋和运动鞋。

在装备条件上也很困难,都是自制的划船机,在码头上作为岸上训练的道具。然而,水中的“船”是进口苏式船和罗式船,但它们都是胶合板制成的。其中一些已经非常破旧了。一旦划下来,船就会沉入水中,这将会很重,也很困难。

然而,对于我们这一代运动员来说,一个好处现在很难实现——浙江的水域都是运动场。那时,水的限制没有现在严格。只要有湖,划船是可以的。西湖、钱塘江和富春江都是团队的“领地”。当时,我们是以省队和省市的模式为基础的。我们在杭州航海俱乐部钱塘江区的六和塔下,在柳浪和莺声中定居下来,经常伴有西湖和钱塘江。到目前为止,我仍然记得钱塘江到富春江、七里龙坝和濮阳河的几条漫长的河流。当我们把船靠岸时,有一大群旁观者。在阜阳,我们还见到了我以前邻居的祖母。

事实上,我的运动生涯并不长。我于1978年退休,成绩并不突出。在第三届全运会女子单人赛艇比赛中,我仅获得第四名。然而,我在队里经历了许多“第一”,直到我离开后,我才意识到运动能力和精神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教材”和最宝贵的财富。

退役后,我没有离开球队当教练,而是先去了长兴浙江航空(滑翔)学校,然后又回到了原省级运动训练二旅的政治工作部门,主要负责运动员和共青团的招募和分配。退役运动员在20世纪80年代仍然被分配,但是随着国家改革的深入,这种情况正在逐渐改变。

对我来说,1993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七届全运会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浙江赛艇队正在四川比赛,需要派人到运动队帮忙处理一些事情。我生来就是赛艇运动员,所以我随队去了四川新津一个月,每天都跟随教练观看训练。然而,该队在第七届全运会期间处于低谷,整体成绩并不突出。

在回浙江的火车上,我回忆起这个月和车队在一起的时光,并认为我必须为车队做点什么。划船是我的老职业,我有很好的感觉。我不会忘记我的出身、忘恩负义或职业生涯的开始。最后,在领导的同意下,我“重新露面”成为省赛艇队的队长,并组建了一个新的教练团队。回想当时,我非常感谢省体育局对水上运动的重视。早在20世纪80年代,水上运动就在全省的一些学校开展。通过传统体育与学校的结合,我省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水上运动人才。

1997年在上海举行的第八届全运会上,浙江在皮划艇项目和孟关良等人的出色表现下,在水上实现了一个美丽的转折,赢得了5枚金牌。团队的整体士气也有所提高。划艇和皮划艇取得了新的进展。

一路上我感到非常幸运。当时,在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运动员继续在国内外勇敢地战斗,并发出了“中国之声”。奖牌背后是所有运动员的辛勤努力和汗水。这不仅是运动员的汗水,也是教练人员的准备和后勤支援团队的无私努力。国家体育总局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1998年,我第一次将国家体育系统先进工作者的荣誉授予教练、队长甚至后勤人员。我很幸运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资历可能不同于后来国家体育系统中的先进工作者。那一年,当国家体委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时,国家体委和国家体育总局的两枚红色奖章就印在这一荣誉上,这也是一个值得收藏的记忆。

第八届全运会后,我被调到原省级运动训练队的第一旅,至今仍被调到基层训练单位。从事体育运动40多年了,我和运动员们彼此熟悉,习惯于称我为“马肇”。每当我听说运动员退休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就感到很不舒服,想充分发挥他们的余热,拓宽他们的出路。

2014年,我在省民政厅向几位水上运动爱好者注册了浙江之江水上运动俱乐部。2016年底退休后,我也将为这个公益组织投入更多的时间。我想充分利用浙江丰富的水资源和专业运动员,打造我省水上运动平台,不仅能解决运动员的就业问题,还能在推广水上运动、引导爱好者的体育专业技能、为国家选拔优秀运动员、帮助企业团队训练、合作发展特色学校等方面形成准确的动力。

今天,我省水上运动的总体氛围很好,基本上所有城市都有独木舟俱乐部。随着经济的发展,赛艇逐渐在少数民族中普及,并逐渐进入公众的视野。例如,杭州建兰中学就坚定地开展了这项运动。同时,近年来浙江皮划艇运动在宁波、杭州等地也相当流行,这是水上运动员非常适合的出路。水上运动员退役后,最重要的是实现转型和自我完善。他们都有技能。在获得社会体育指导员、游泳教练和救生员的各种证书后,就业途径将更加广阔。

此外,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参加水上运动,尤其是青少年群体,不仅能解决运动员的烦恼,而且因为这项运动非常适合青少年群体,不仅能给青少年一个良好的体质和充实的心理状态,还能塑造他们的性格,感受团队精神和信任。还有一点自私。我习惯做体育工作,当我看到优秀的运动员时,我不忍心浪费时间。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不会走专业路线,但他们也是克服赛艇群众基础不足问题的法宝。

最后,我想提一下继承权。从浙江赛艇队到浙江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运动理念、训练条件和成长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浙江水上运动爱好者对运动的热爱、对梦想的坚持和对目标的奋斗没有改变。

我真诚地希望这种体育精神不仅能传递给体育人,也能传递给更多的普通人,巩固发展的基础和信心,再次敲响出发的号角,在建设体育强国的征途上向前迈进!

制片人:唐·弘毅

体育新闻记者:朱郑源、郑润新

快三平台

上一篇: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吸引大量观众参观
下一篇: 晨读丨美好的10月16日,从关注健康开始